环亚娱乐会员注册: www.360msc.com

刘勇:那时的天 那时的云

【连网】那时的天,那时的云,永远烙在我记忆的黑胶片上,常常在时空的留声机里回放着,千转轮回、百听不厌。

这是一个秋日的午后,碧蓝的天上,洁白的云朵像山间的小溪急速流淌着。

老宅院子里大树下,两张拼在一起的八仙桌子上,铺着被里、被胎、背面,奶奶用大脚针一针一针地缝着被子。这场景是我童年最清楚的一个印记,半个世纪过去了,这一幕幕仍在我心中像电影画面一样翻过一帧又一帧。

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,春天舞动着轻盈的脚步,带来丝丝懒散的暖意,复苏的万物生机勃勃。柳树枝头开始萌动起来,春风拂过柳面,细芽慢慢地吐了出来,那份鲜那份嫩,像潋滟的湖面上出水的芙蓉,滴不下珠也流不出水。

清澈的河水,从柳树的脚下趟过,鸭子在水面上,清洗着自己的衣裳,偶尔,有几只轻拂水面,调皮地玩耍着。桃花依旧在和煦的春风中斗艳,散发着袭人的香气。

阳光也在这天、这云的陪伴下,骄傲地洒在长满秧苗的田畦。地头小憩的人叼着烟袋杆,眯起眼望着天和这天上的云,打了几个很响的喷嚏。像在赞叹美在其中的那种畅快、那种淋漓。

即使夏日骄阳似火,天还是一片蔚蓝色,像大海;云还是那么洁白,像大海里翻卷的浪花。一阵微风吹来,河水的清香,飘散在水里嬉戏的人群中,青涩香甜,真想喝上一大口。

天透明着,云稀散着。我独自在丛林中走走停停,坐在听雨轩的石板上,闭目聆听,夏日再烦躁的心也能瞬间安静下来,要是能在这天然氧吧里,眯上一小会儿,神仙也不想走了。

一场夏雨来得又猛又急,带来一丝凉风,空气也清新起来,天像被雨洗过一样,变得更加蔚蓝。云显得低沉些,疲倦些,好像刚刚大动了一场干戈,还没来得及调整和休息。太阳,羞答答地又露出脸来,像一个孩子,在检讨刚刚做错了事一样。

雨后的青草地,远看晶莹剔透,雨滴像露珠一样铺满整个草坪。草地散发着潮湿、带着泥土的香味儿,这味道洁净、鲜嫩、香气扑鼻,就连路上的行人也不免停下脚步,贪婪地吸上一大口,屏住呼吸,久久不愿呼出,这简直是醉了!

我最喜欢这纯粹的、草的香味儿。细品那味儿,前调就像雨前割草机刚刚除过的、干草的味道,中调像刚刚割掉被阳光晒过的、草头的鲜嫩味儿,后调能嗅出雨前草地旁坐着的恋人的味道。

这片青草地,与雨后的蓝天邂逅,和忙碌的白云遇见,勾勒出一幅天然美景,身临其中,“沉醉不知归路”。

月光下,天很高,云很淡。我和弟弟妹妹在院子里铺一张草席,躺在上面,张望着天空。流星划空而过,尖而长的尾巴嘘嘘啦啦地拖得很远。我逗着弟弟妹妹,讲着听来的鬼故事,吓得他们紧紧抱着我不放。在天高云淡的夜色中,寂静的村子就像一幅黑白的老照片。远处,树下纳凉的人,围在一起,听着淮剧,笑谈世事,其乐无穷。

每年的秋后,奶奶都要收拾着桌子,在院子里大树下缝着被子,我依偎在奶奶的身边,空闲里,就看着天,看着天上奇怪的云。

一团团白云,从东南边,很远很远的天际缓缓地飘移过来,由远而近,越来越快。云的碎团不停地聚散离合,有的看上去像一群小绵羊,羊群互相挤压着,忽又变成了一匹匹白马,嬉闹着,有的腾空而起,有的慢腾腾的行走。不一会,孙悟空牵着白龙马,猪八戒扛起钉耙,只是不见唐僧和沙和尚。哇,一个白胡子巨人站在蓝蓝的天上,向我招手,我后退着大声叫喊着。奶奶推醒我,我做了一场梦。

奶奶说:“眼看秋凉了,薄的被子该收起来了,趁着这么好的晴天。”我悄悄地告诉奶奶:“还有这么美的白云。”奶奶满嘴没牙地笑着。每次,我都站在奶奶的身边,等着帮她穿针引线?;褂?,看看蓝天上变幻莫测的白云。

小时候,我有一本《看云识天气》,爱不释手。那里面的知识真多,有时大人们还很认真地向我问天气。“天上钩钩云,地上雨淋淋”、“天上鱼鳞斑,晒谷不用翻”、“朝霞不出门,晚霞行千里”等等等等。

不用说,那时看云识天气,还真比较准。

也不知是哪一年开始,天不是那么蓝,云也没有那么白。整天雾气腾腾,电视里说这是霾。霾,转着圈,遮着天,挡着云。每当麦浪翻滚、稻穗低垂的时候,天是土黄色的,池塘里,也有了死鸟。白天有时比深夜还黑,有点怕人。一场雨过后,窗台上像撒了一层黄土。真是大风起兮“沙”飞扬,路上行人满头黄。

多年过去了,风沙一年比一年少了。渐渐地,我们与蓝天结伴,有白云相陪。春有花香,夏赏彩虹,秋收硕果,冬遇暖阳。

今天,一个初冬的午后,风有点刺骨,暖阳依然灿烂。我午后小咪醒来,看到窗外,天蓝蓝的,云白白的。

我蜷缩在淡绿色的真皮沙发里,闻着淡淡的魏氏茶香,听着南方二重唱的天籁和声,沐浴在透过薄纱的阳光中,手里捧着台湾诗人余光中先生编著的《孤独是生命的礼物》,慢慢地细细地咀嚼,深深地体会,没有喧闹,静静的、暖暖的、懒懒的,时间在这一瞬间停止,生命在这一瞬间延长,多么美好、多么随心。

书香茶香伴着暖阳,静寂惬意和着微风一起满上我的心头。碧蓝的天上,洁白的云朵仍像山间的小溪一样流淌着。

我又看到了那时的天,见到了那时的云。

作者:

刘勇 江苏射阳人,1964年6月生。现为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会员,连云港市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,连云港市散文学会理事,江苏沃梦想文学创作室核心成员,中国微小说学会会员,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会员。中国散文学会北戴河创作基地文学院签约作家。多篇作品发表于《江南时报》副刊、《人民邮电报》副刊、《青海湖》、《参花》、《鸭绿江》、《中国西部散文选刊》、《散文选刊•下半月》、《连云港文学》、《青年文学家》、《文学百花苑》等。多篇作品获中国联通集团总部、省级公司征文比赛一等奖。散文《遇见孔雀沟》获中国散文年会二等奖。

相关新闻

申博三公对对碰开户 | 申博sunbet官方网 | 申博游戏登录官网 |